戛納一線獨傢|多蘭新片“砸瞭”?隻能說明他還沒有“變老”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日本熟妇hdsex视频_日本熟妇视频无码免费_日本熟女乱伦色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摘要]這些看似“小情小愛”的內容,正是和多蘭年紀和經歷相仿的觀眾喜愛他的原因。在戛納一片嚴肅的作品中,30歲“不老成”的多蘭的存在,必要且珍貴。

加拿大導演澤維爾·多蘭

騰訊《一線》報道 作者:吳漢漢 發自戛納

在今年戛納電影節的片單中,加拿大導演澤維爾·多蘭的新作《馬蒂亞斯與馬克西姆》是最受關註的影片之一。

可是在本屆戛納電影節首映後,依然被冠以“拍砸瞭”的標題,《銀幕》場刊上各國影評人給電影打出1.7分(滿分4)的“不及格”分數,足以反映出評論界的失望之情。不過在觀眾反應上,多蘭的新作得到瞭熱烈和溫暖的回應。在電影首映式上,多蘭在全場的歡呼和掌聲中激動落淚,讓現場的情緒更加煽情。

馬克西姆和他的朋友們

那麼,為什麼《馬蒂亞斯與馬克西姆》會引發這樣的兩級反應呢?

首先,輿論對於多蘭的期待是不言而喻的。這位來自魁北克,年少成名的導演被媒體稱為“戛納親兒子”。事實也的確如此,戛納對於他的寵愛溢於言表。

今年30歲的澤維爾·多蘭,2009年的處女作《我殺瞭我媽媽》在戛納電影節的平行單元導演雙周中亮相,一鳴驚人。當時他僅有20歲,自導自演,被視為“天才電影人。”之後,他的第二部作品《幻想之愛》和第三部作品《雙面勞倫斯》都入圍瞭當年戛納的“一種關註”單元。

2014年,他首部沒有親自出演的導演作品《媽咪》在67屆戛納電影節上讓他成為瞭該屆電影節上最年輕的入圍導演。《媽咪》是一部被視為多蘭完成“蛻變”的作品,影片中他通過不同畫幅變化進行表達的手法和超出同齡人的純熟技法,讓他拿到瞭當年的評審團大獎,成為一個真正戛納出身並一路在戛納成長的“戛納嫡系”導演。

在2016年,他的作品《隻是世界盡頭》繼續競逐主競賽單元,卡司雲集瞭馬裡昂·歌利亞、文森·卡索、加斯帕德·尤利爾的全明星陣容,被寄予厚望,影片媒體場排隊時間以3小時起步。然而,影片遭到瞭媒體的口誅筆伐。在這樣的前提下,你可以理解當頒獎典禮上,宣佈多蘭奪得評審團大獎的時候,為什麼媒體報以瞭噓聲。

之後,多蘭的第一部英語電影《約翰多諾萬的死與生》或多或少因為以上的原因,選擇不參加戛納。而隨著戛納電影節取消瞭提前媒體場放映以及嚴格控制影評釋放時間(晚於主創出席的場次釋出),多蘭把自己的新作帶回瞭戛納。

有這些前情鋪墊,多蘭的“回歸”就已經在觀眾中劃分出瞭兩個陣營——將多蘭視為並以“戛納親兒子”身份相待的,和將他視作“入圍導演”的。這樣就造成瞭對於影片的分級評價。

其次,作為導演和作者來說,《馬蒂亞斯與馬克西姆》並沒有走出他的“舒適區”,這是影片的優點也是影片的不足之處。

影片講述瞭馬蒂亞斯和馬克西姆(多蘭自己飾演)之間,這兩位童年好友一同成長,雖然成人但是依然和一幫童年朋友們玩在一塊。兩人一位朋友的妹妹在學電影,要拍一個短片,沒人願意演這部“愚蠢的電影”。靦腆善良的馬克西姆願意援手相助,馬蒂亞斯在打賭打輸瞭之後“被迫答應”。

馬克西姆和馬蒂斯拍吻戲

他們開拍後的第一場戲,就是一場吻戲。因為這場吻戲,兩個好友之間的關系也開始發生瞭變化。因為馬克西姆即將離開魁北克前往澳大利亞,兩人之間的關系和對於情感的態度,在這段時間裡激烈地發生著碰撞和沖突。

多蘭回到鏡頭前,他非常適合“扮演”馬克西姆這樣一位缺乏安全感又細膩敏感的角色,或者說,這就是他自己。同時,他的電影一直以情感表達而著稱。他用細膩真實的筆觸捕捉到友情,愛情之間的微妙情緒,以及對親情矛盾激烈的情緒(電影裡馬克西姆的母親有毒癮無法自立,是馬克西姆承擔她的生活開銷,但是母親卻一直歇斯底裡)。電影中配樂的選擇、親密感十足的特寫鏡頭、都讓這群朋友們以及他們的情感狀態真真切切。

他過去作品中被稱贊的優點在《馬蒂亞斯與馬克西姆》中全部保留,在放棄明星演員之後,各個角色更加富有親切感和真實感。這部作品在水準上並不輸於《媽咪》,但是缺失瞭那份“驚艷感”。

《馬蒂亞斯與馬克西姆》依然探討的是多蘭最擅長的題材,表達手法和方式在他的經驗之內,遊刃有餘。然而,他將一個年近30即將離開傢鄉和朋友的馬克西姆內心世界的糾結拍成一部119分鐘的長片,在戛納主競賽單元中,這樣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自然會遭到評論界的抨擊。再加上他的高起點和“嫡系”光環,給多蘭打低分是個“保守又正確”的做法。

說到底,多蘭30歲的年齡對於一位導演來說,依然“十分年輕”。再看看今年入圍主競賽的肯·洛奇(83歲)、阿莫多瓦(70歲)、達內兄弟(69和66歲)這樣的大師級導演,多蘭的創作之路隻是剛剛起步。

他並沒有著急老成起來,他的電影講述年輕人的焦慮和困惑,在感情面前的無所適從,用互相傷害去逃避,而不是用溝通和表白去處理對待。電影裡角色的處境和性別無關,無論是男女、男男、女女都可以感同身受。電影故事過程中,馬蒂亞斯與馬克西姆兩個人的關系從融洽到疏遠再到激烈交鋒後的冷靜,會發生在任何一個擁有情感生活的同齡人身上。

這些看似“小情小愛”的內容,正是和多蘭年紀和經歷相仿的觀眾喜愛他的原因。在戛納一片嚴肅的作品中,30歲“不老成”的多蘭的存在必要且珍貴。